新華視點:臨退官員如何墮入“影子腐敗”?
  ——江西新餘市原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建華腐敗案追蹤
   新華網南昌12月24日電(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胡錦武、賴星)臨近退休,頻頻利用自己的權力或影響力為他人“打招呼”牟取利益,大肆受賄千萬餘元。24日,江西新餘市原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建華被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以受賄罪改判無期徒刑。
  據辦案人員透露,在已查實的受賄財物中,90%是在周建華自嘲為“二線職務”的新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任上收受的。有關專家和辦案人員認為,周建華案警示:少數臨退官員利用官場人脈滋生的“影子腐敗”不容忽視,必須採取制度手段予以防範懲治,把權力和“影響力”一起關進“籠子”。
  受賄財物九成源於“二線職務”
  從1993年起,周建華先後擔任南昌市西湖區委書記、東湖區委書記,南昌市委常委、秘書長、宣傳部長、政法委書記,新餘市委副書記、新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務,其中不乏手握人、財、物大權的地方要職。
  經法院審理查明,周建華先後95次收受賄賂,共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人民幣1006.3114萬元、美元1.2萬元、港幣15萬元、金條3根(各重50克)以及價值人民幣23.58萬元的財物。其中,受賄財物中的90%發生在2008年至案發時任職新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期間,僅新餘市某礦業公司實際控制人付某一人所送賄賂款就達770萬元。
  “到人大工作後,思想發生了根本性變化,認為人大主任是二線職務,權力不大,工作不多,養養身體,享受生活。2009年後三年,是我認識新餘個體老闆最多的三年,也是我私欲熏心的三年。”周建華在自我檢查中這樣寫道,“剛開始的交往,個體老闆是有目的的、主動的,我是被動的,後來關係密切後,雙方的交往目的性趨向一致,都是為了牟利,幫忙辦事變成了利益上的合作辦事。”
  據辦案人員介紹,周建華為他人謀取利益,往往採取“打招呼”的方式,通過這一方式,他在幹部提拔、工作調動、工程承攬、酒店建設、礦山糾紛、訴訟案件等方面頻頻“出手”。
  對於這一做法,在庭審過程中,周建華的辯護律師提出了不同觀點。“打招呼就說明那些單位與周建華沒有隸屬、制約的關係,就不能說周建華利用職務便利。”其辯護律師認為,法庭應對此進行甄別,對那些周建華沒有利用職務便利,也沒有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指控,依法不予支持。
  公訴人則認為,收受他人賄賂後再“打招呼”幫忙,恰恰是周建華實現權力變現的隱性手段,本質上還是權錢交易,如果沒有職務上的權力支撐,“打招呼”也就失去了意義。
  “以茶會友”,以“任免權”“拉贊助”斂財
  辦案人員透露,周建華善於將手中的權力或影響力“運用”到極致,從而達到變現的目標,其斂財手段主要有:
  一是“以茶會友”斂財。周建華因嗜好喝茶,被人稱作“茶主任”,被組織調查後,辦案人員在他辦公室清點出393塊普洱茶茶餅,這些茶餅中,貴的幾萬元,便宜的也價值近千元。“以茶會友”成為周建華編織關係網乃至權錢交易的重要方式。據瞭解,周建華家中、辦公室、機關接待室,經常茶客盈門,機關接待室被當地人稱為“周公館”,一些老闆更是趨之若鶩,成為他形影不離的“茶友”。
  周建華在悔過書中寫道:“在品茶中,我對他們提出的幫忙事情,會很隨意當即打電話、打招呼,對他們有求必應,他們會以各種理由為我送紅包禮金,數額逐年增多,有的達10多萬元。”“喝茶成為我廣交朋友的一條重要紐帶,也成為套在我脖子上的一根繩索。”
  二是以“任免權”斂財。為了索賄受賄,周建華對一些他認為不送禮、不“聽話”、不與之套近乎但又需經人大任免的領導幹部,在任免環節上使“絆子”,不上會、不研究,導致有的領導幹部為儘快通過人大任命而向周建華送錢送物。
  對人大任命的幹部,周建華則要求其提供“回報”。據調查,周建華的兒子在私營企業老闆楊某投資建設的金玉滿堂酒店項目中入有乾股,周建華還以人大招商引資項目為名,要求市政府某組成部門負責人為該項目開“綠燈”。這位負責人在明知該項目未取得規劃和施工許可證的情況下,未進行制止和行政處罰,該項目於2011年10月建成營業,其本人因未履職受到了紀律處分。
  至案發時,周建華利用人大任免權力,先後收受新餘市直單位共10多人的禮金、財物。
  三是以“拉贊助”斂財。為滿足自己“享受”生活的花銷,周建華利用新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職權,巧立名目向新餘市50多個單位要來贊助款360多萬元。為方便自己開支,這些贊助款項中的132.3萬元被以人大接待處、仁德茶莊、仁德生態農莊、人大企業家聯誼會等名義,存入可由周建華隨意使用並有專人保管的“小金庫”中。
  “周建華對金錢的貪婪近乎瘋狂。”辦案人員透露,新餘市某礦業公司實際控制人付某每次送錢都不少於100萬元。有一次,付某用大紙箱裝了200萬元現金送給周建華,他連一句客氣話都沒說就收下了。
  影響力“變現” 臨退之前“撈一把”?
  有社會學者指出,少數調整到人大、政協等被一些人認為是“二線崗位”的臨退官員,往往自律意識弱化,享樂思想滋生,甚至產生利用多年積累的影響力在臨退之前“撈一把”的不良心態,亟待引起有關部門重視。
  “人大主任不掌握公共資源、資金、項目和政策,在一些小事情上,出個面,打聲招呼,也不是什麼大事,犯不了什麼大錯。”正是抱著這一想法,周建華最終跌進犯罪的深淵。
  辦案人員認為,像周建華一樣,少數臨退官員即使不再掌握實權,但憑著官場多年積累的人脈關係,也能做下一些“實權官員”不敢做或者做不到的事情,其腐敗破壞力不容小覷。
  針對這一現象,江西省犯罪學會常務理事顏三忠分析認為,熱衷於“潛規則”、習慣於“找關係”的不良風氣,為“影子腐敗”提供了土壤。周建華浸淫官場多年,熟知權力運作,且有深厚人脈,這使其既有的“影響力”有了“變現”的可能。應進一步完善黨風廉政建設法規制度體系,堵塞監督體系漏洞,讓“影子腐敗”無處遁形。
  “懲治是最好的預防,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監督。”江西省紀委負責人認為,要切實加強對權力運行的監督和制約,一方面要加強對黨政“一把手”權力的監督和制約,另一方面要強化對自認退居“二線”領導幹部的監督。
創作者介紹

鳳凰

tv78tvxg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